核心提示每到夏日,野泳溺水事故就會成為一個沉重的話題。水,對多數北方城市來說是稀缺的。在我們這座水資源更加緊缺的城市,人們與汾河的關係尤為密切,因此汾河被稱為太原人的母親河。然而,每年在這條母親河和其他幾個為數不多的水域,都會有生命溺亡。今年入夏以來,我市已連續發生多起野泳溺亡事故。然而,野泳事故年年發生,但仍有一些不堪炎熱的人不顧凶險,冒險下水。近日,記者先後走訪了野泳溺水易發地和相關部門,瞭解市民的游泳習慣以及野泳溺亡事故發生的規律,一起探究野泳禁而難止的原因。1 野泳溺亡事故多發6月2日,端午節的下午,我市城北一名男子來到濱河東路西村水庫,準備下水游泳,為防止發生意外,他還帶著一條輪胎的內胎,希望能借助這條胎的浮力,使自己能在水中安全游動。然而,事情正是由這條輪胎而起。不經意間,這條胎首先落水,並向遠處漂去。隨後,男子下水撈這條胎,結果自己也被大水吞噬。之後,男子的親屬報警求助,消防官兵連續搜索數天,沒有結果。接下來,失蹤男子的親屬又自行搜救數天,終於從水中將其屍體打撈出來。無論是在汾河河道,還是晉陽湖四周,作為專業搜救隊伍的太原消防特勤一中隊水上救援分隊,今年他們的身影已經屢次在上述地方出現過。消防特勤一中隊的統計表明,今年以來(到7月中旬),他們已經實施水上救援類警情34起,其中一些是落水施救、一些是打撈水面浮屍,還有就是野泳溺水救援,總共從水中打撈起11具屍體,併成功營救兩人。從負責水下搜救的蛙人處記者瞭解到,這些溺亡者大多都是年輕人,而被成功營救起的,絕對是因為施救及時。2 走不出的“野泳情結”走遍市區內的幾個野泳發生地,記者均能看到“珍愛生命,請勿游泳”之類的標誌牌,但它們所起的勸止作用卻十分有限。這些野泳者,除了相信自己的泳技外,究竟還有什麼給了他們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勇氣?柴西路附近汾河河道中,市民王先生正在清澈的河水中緩慢地游動著。記者在岸邊與水中的王先生進行了對話,關於為什麼選擇在汾河河道內游泳,王先生言簡意賅地說:“你在太原市還能找到比這裡更清澈的水嗎?能找到比這裡人更少的游泳地嗎?”除了對游泳館不信任,野泳者還表示,到汾河裡游泳,是因為一種繞不過的“汾河情結”。汾河冬泳隊的趙大爺,今年已經69歲,汾河對於他來說,一直就是游泳的好去處。他回憶說:“小時候經常到汾河游泳,游出感情來了。小時候就在山西大學附近上學,穿過親賢村,再往西就是美麗的汾河,游泳,幾乎是每天的必修課。直到現在,我依然天天在汾河裡游,不分春夏秋冬。”趙大爺還說,在那個游泳館並不常見的年代,汾河和晉陽湖承載了多數太原人的游泳夢,“那時候,愛游泳的人,都有過汾河戲水的經歷,三五個人,背著條輪胎,在水裡狠命地玩。那個舒服勁,是游泳館里很難享受到的。”趙大爺說。採訪中,不少游泳者,尤其是一些中老年游泳愛好者,都說在汾河游泳,算得上是一種傳統,不僅是休閑,更是記憶。3 野泳老手咋看野泳?此次採訪中,為說明野泳的危險性,記者特意採訪了幾位資深野泳者。在我市,目前活躍在野泳第一線的,汾河冬泳隊算是一支有規模的隊伍,他們的基地在南內環橋以北的汾河景區。找到他們時,記者剛一張嘴,他們就顯得不高興起來。一位姓曹的女士向記者指出:“怎麼是‘野泳’?應該叫‘公開水域游泳’!”那麼,在公開水域游泳到底有多危險?曹女士反問記者:“在室內游泳安全嗎,在馬路上行走安全嗎?”曹女士進一步表示,有人說野泳害人,她並不這麼認為,危險總是存在的,危險總是相對的,但只要做好防範措施,充分意識到室外游泳的危險性,不貿然下水,不到危險的水域去,這項運動還是相對安全的。這時,另一位游泳愛好者老李向記者舉例說明,大概是在2012年4月9日,就在汾河景區南內環橋以北,發生了一起游泳溺亡悲劇。最特殊的是,溺亡者居然是一位來自南方,並且曾經在全國性游泳比賽中的獲獎者。老李清楚地記得,那個小伙在下水之前,身旁幾個友人曾經一直鼓動他下水,以展示其泳技。“撲通”一聲,小伙子下水了。老李看到,這個人確實是個高手,游動的速度非常快,很短的時間,他就從汾河東岸到了西岸。正當他準備轉身往回返時,情況突然變化,小伙子在水中掙扎了一下,僅僅一下,然後就消失了。怎麼會這樣?當老李隨後聽說小伙子是個游泳健將時,他不斷思索其中的原因。之後他很快有了答案,事情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汾河較低的水溫。老李說:“4月初,汾河也就不到10攝氏度的水溫,貿然下水,快速游動,要使身體各項機能在短時間內被提上來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所以自然容易發生危險。”其實,在所有汾河冬泳隊隊員來看,在公共水域游泳,應該是一個舒緩、循序漸進的過程。記者註意到,即便是這些“老手”,他們下水後,總是緩慢地在水中游動一會兒,充分適應後,才開始往遠處游去。另外,他們在“遠行”(往汾河對岸)前,身體上總要拴一個“跟屁蟲”,一旦發生危險,救援將變得直觀不少。曹女士還說,公開水域游泳,絕對不是一件心血來潮就能實現的事情,它必須經過前期的充分準備,才能保證相對安全,沒有太好游泳技術和經驗的人,最好先到室內游泳館,那裡相對安全。今年64歲的曹女士,50歲開始學游泳,先在室內館足足“泡”了3年多,直到一口氣可以游3000米,她才敢到公開水域比劃。這些隊員還提示,目前一些人,逢天熱或心血來潮,總是喜歡到汾河濕地以北段游泳,需要十分註意的是,那裡水下地形複雜,且水溫相對較低,故發生危險的可能性更大。而對於那些酒後下水或者乾脆不會游泳下水者,隊員們表示,這些人本身就是在“尋短見”,沒辦法說。總之,在曹女士等人來看,公開水域游泳,絕對不是誰想玩就能玩的,水下情況千變萬化,而人的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,每一個下水者都應該慎之又慎,且抱有充足的敬畏之心,如此才是對自己負責、對家人負責的態度。4 加強管理註重救援記者在採訪中發現,對於野外游泳愛好者而言,室內游泳對他們的吸引力是非常有限的,與價格、區位等因素關係不大。在這些人看來,游泳,必須是在大自然中。然而,目前在我們這座城市,這樣的地方卻少之又少,而且缺乏統一而有效的管理。在汾河景區南內環橋北、汾河濕地、汾河沙坑(柴西路)、晉陽湖等幾處野泳地而言,目前也就是汾河景區南內環橋北距市中心最近,距有效的救援力量最近。然而,即便是有人在此溺水,除非溺水者第一時間得到有效救援,否則若等消防蛙人趕來,也於事無補,更何況其他相對偏遠的地方。通常,溺水者常常在4分鐘到6分鐘內即死亡。有人認為,既然野泳禁而不絕,就應該疏堵結合,比如,在符合戶外游泳的水域,設立淺水區和深水區,並用圍欄等設施進行安全防護。這樣,游泳愛好者既能體驗到野泳的樂趣,安全繫數也會大大提高。本月初,一則《太原將建水上搜救應急指揮中心》的消息見諸報端。該消息稱,為迅速、有序、高效組織水上突發事件的應急處置行動和救助遇險人員,近日省政府發佈新修訂的《山西省水上搜救應急預案》,我市等一批城市將組建水上搜救應急指揮中心和專業力量。全省水上搜救應急指揮中心設在省地方海事局,並按水域覆蓋面積劃分,依托當地武警消防和省水利廳的專業潛水力量開展專業救援。就此,記者與省地方海事局取得聯繫,一位郝姓工作人員介紹,目前這項工作正在有序推進,但搜救隊伍真正建起並投入正常工作,仍需時日。董豪 申波 文 鄧寅明 攝  (原標題:野泳野泳,,禁而難止的背後)
創作者介紹

jkjjdcduf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